讓國際物流全程無憂!
國際空運
國際空運
國際快遞
雙清到門
電商小包
海運整櫃
海運拼櫃
鐵路整櫃
鐵路拼櫃
起運港:
目的港:
搜索
登錄
首頁 返回列表 上一頁 新聞

搶櫃的貨代、抬價的船公司與“數錢”的生產商-以星海派

2020-11-20 15:00:57

秋季下午的廣州黃埔,笨重的貨車緩緩進出,吊塔慢悠悠地將搬到船艙,岸邊的市民提着長杆釣魚,一坐就是一下午。


港口對面,圍繞這個碼頭謀生的人則沒有這份閒情逸致。


貨運代理公司的客服,在格子間裏響亮地敲打着鍵盤,爭分奪秒為客户訂艙。受影響,不少供應鏈尚未恢復的國家將訂單轉移到中國,國內的碼頭在短暫的蕭條後,突然迎來大量出口訂單,海運集裝箱緊俏起來,“搶櫃”成為的常態。為了避免船公司甩艙,貨代拿到提櫃單後還要馬上趕至碼頭將集裝箱提出,佔住艙位。


供需矛盾之下,是價格的飛漲。上海航交所發佈的中國出口集裝箱價格指數從5月低於850點,一路飆漲到11月13日的1107.28點,創下近年新高。


據瞭解,目前廣州往美國紐約40英尺的集裝箱價格漲到5000美金,超過疫情前的3倍。特種櫃的漲價更為瘋狂,有貨代在短短一週內被船公司漲價4000美金,北方港口某些特種櫃更漲價至1萬美金,而疫情前特種櫃的定價僅1000美金左右。


集裝箱陷入瘋狂,監管出手也難擋價格漲勢。業內認為,集裝箱的緊俏至少還要延續到明年上半年,出口企業、貨運代理還要繼續承受一段時間的成本壓力,而上游的船公司和集裝箱生產商,還有一段紅利可吃。


“搶櫃”大戰


“我們做這行20年了,(價格)都沒有這麼高過。”


貨運代理公司的負責人老陳坐在沙發上,手機一直響個不停,有客户在催促訂艙。大廳的員工時不時朝他喊道“南沙沒櫃了”、“特種櫃尺寸是多少”……頭髮略顯花白的老陳有些應接不暇。


老陳來自安徽合肥,他90年代來廣東務工,從國營紡織廠下崗後,做起了貨運代理的行當,幫助出口企業訂艙位、跑海關,做一條龍服務。


今年疫情後,老陳預計到生意會受影響,實際情況大大超出他的想象。疫情期間短暫缺貨後,三季度服飾和布匹等貨物出口量激增,全國海運價格飛漲,一箱難求。


“你如果現在説下週的價格,沒有。都是下週才能知道價格。”老陳表示,因為頻繁漲價,目前報價的週期變短。


老陳現在最主要的工作是“搶櫃”,他周旋在船公司之間,儘量打好關係,希望搶到艙位。


但搶櫃最瘋狂的時候,訂到艙位也無法保證最終成單。


“船公司現在都瘋了,不停地漲價。比如今天放的價格低一點,你訂下來他馬上就把你的SO作廢了,就是為了漲價。”老陳説。


SO是Shipping order的縮寫,北方通常叫做提箱單,SO單開出,表示船公司已經分配艙位,客户可以根據SO的指示提箱、裝箱。


老陳表示,普通櫃子漲價幅度尚可接受,目前廣州到美國的高箱價格在5000美金上下,是疫情前的三倍多。


特種櫃漲價則到了瘋狂的地步。


老陳上週訂下的特種櫃定價1千多美金的,但這周臨近出發被船公司漲到了5千美金。特種櫃指的是特殊集裝箱,可以有冷藏、接超高貨物、接液體、車輛等功能。這種功能的箱子稀缺性更高,船公司漲價的底氣也更足。


老陳的客户收到漲價通知後,馬上回公司開會討論,最後決定還是“不走不行”。


“我們現在一拿到SO,馬上去打單,把櫃子提出來,他再漲價我不理了。”被船公司強制漲價後,老陳找到了對策,“沒辦法,都逼急了。”


d3436e4ae5e74d51af56cfca4f8eb686.jpeg

貨代在黃埔老港集裝箱業務樓辦理提櫃等業務


船公司也害怕被爽約,疫情後,船公司要求貨代訂艙時交一筆保證金,一個櫃的保證金為300到400美金,如果貨代臨時爽約,船公司會吃掉保證金,這對老陳而言,是新增的資金壓力。


在外界看來,海運價格飛漲,貨代自然賺得更多。但老陳表示“賺不到多少錢”,作為代理商,老陳在船公司報價基礎上每個櫃抽傭100美金,依賴成交量獲取收益。


他手上有很多貨要出,但是拿不到櫃子,現在都無法成單。


“我們就怕這樣的,時間久了,生意就沒了。”老陳無奈説道。


中上游“發了”


漲價對貨代來説不是利好,但上游的集裝箱銷售公司和船公司“發了”。


從事集裝箱租售業務的小胡,近期頻繁更新朋友圈,“高箱價格再次上調”的文案几乎每週就要發一次。


目前,一個二手的40英尺高箱賣價達1.5萬元,年初同類的高箱價格僅1萬元。小胡表示,價格隨時上調,客户下30%的定金才能鎖定價格。


“現在跟你説這個價格,説不定明天就漲到1.6萬。”小胡説道。


國內一手的集裝箱主要來自中集集團,中集集團是全球集裝箱龍頭,2019年產銷量全球第一。


中集集團證券事務代表在與投資者交流中透露,20英尺集裝箱的價格年初不到2000美金,目前已經漲到2200美金,還可能繼續加價。公司前三季度乾貨集裝箱累計銷量同比減少17.09%,但隨着毛利率增高到14%,集裝箱業務在上半年就扭虧。


中集集團半年報顯示,集團普通乾貨集裝箱累計銷售量同比減少近四成,集裝箱業務營業收入減少25.45%,但淨利潤同比增幅高達535.78%,總計2.39億元,而去年同期淨利潤不足4千萬元。


集裝箱生產商的下游是船務公司,船務公司購置集裝箱後,通過出租集裝箱和艙位獲取收益。據德魯裏2020年報告,中遠海控旗下集裝箱碼頭2019年總吞吐量排名蟬聯世界第一,該公司共經營278條國際航線(含國際支線)、56條中國沿海航線及88條珠江三角洲和長江支線。


在這一輪集裝箱漲價潮中,中遠海控也分到一杯羹。根據其三季報,公司國際航線單箱收入從去年同期的888美元/標準箱上升到今年的952美元/標準箱。中遠海控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僅增加5.46%,但淨利潤大增82.4%。


在業績驅動下,上述兩家公司股價也節節高升,自5月底以來,中集集團股價漲幅最高超過140%,中遠海控接連漲停,股價漲幅最高超過190%。


船務公司故意抬價?


“本來櫃子是夠用的,櫃子出口到國外了,沒回來。”對於漲價的原因,老陳認為最重要是空箱滯留。


疫情後期,隨着全球貿易恢復,後半年的聖誕節貨物需求激增。國外的供應鏈跟不上,需求轉移到了中國。中國海關總署數據顯示,進入8、9月份,我國出口業務一改此前的下降趨勢,出口總額同比增加了0.8%和1.8%。其中,9月已加工的動植物油、脂及動植物蠟出口總值同比增加近六成,其次是紡紗、織物、製成品及有關產品出口總值同比增加近四成。


一位船運公司人員表示,貨物出口後,美國港口轉運、分撥不及時,造成大量集裝箱塞港,倉庫爆滿,空箱無法迴流到中國,因此近期國內箱子的供應更加緊缺。


此外,中集集團證券事務代表在一次交流中表示,從船公司或租箱公司2018年、2019年的數據來看,採購方的集裝箱庫存是大幅回落的。“碰上目前較快的提箱速度,集裝箱就不夠用了。”


據老陳介紹,目前運往美國、澳洲、加拿大的艙位是最緊張的,其次是南美和非洲。他還透露,本來東南亞是不緊張的,最近也緊張起來了。


“也可能是船公司故意這麼搞的,我們去碼頭看,進口的櫃子也挺多的。”對居高不下的箱價,老陳和上述海運公司人員都提出這樣的猜測。


8be8f54e7b6743868edf5c2b665e3afa.jpeg

黃埔港口集裝箱堆放區


今年疫情爆發,船務公司減少了船和艙位的投放。下半年,船公司的運力並未增加,可能是運力跟不上,也可能是船公司嚐到了飢餓營銷的甜頭,不願意大比例增加艙位。


有船務公司甚至在縮減運力。據媒體報道,海運THE聯盟(THE Alliance)計劃在12月的第一週取消四分之一的亞洲-北歐航線。與此同時,該聯盟成員赫伯羅特(Hapag-Lloyd)2020年前9個月淨收益提高,並上調運價宣佈徵收附加費。


停航的同時漲價,這類操作引起了監管部門的關注。


9月16日,美國海洋監管機構——聯邦海事委員會(FMC)向集裝箱航運公司發出警告,稱如果有證據表明跨太平洋貿易存在串通行為,FMC將向法院提起訴訟。美國聯邦海事委員會表示,正在調查可能存在的違反競爭法行為。


在中國,據媒體報道,9月交通運輸部日前約談了運營中美航線的所有集裝箱航運公司。


接近約談會消息人士透露,交通運輸部將對中美航線進行強監管,要求落實運價備案規範化,運力、航線和班期都要進行備案,航運公司指定的運費以及所有附加費用都要規範合理,需備案進行詳細説明。


但從運價指數和業內人士的反饋來看,目前航運價格仍在攀升。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等,請第一時間聯繫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國際空運 國際海運 跨境鐵路 國際快遞
空運價格查詢 海運價格查詢 鐵路價格查詢 快遞價格查詢
我的物流 起始地 目的地 45+ 100+ 300+ 詳情
國際空運 深圳空運 迪拜 30 25 20 查看詳情
國際海運 廣州海運 南非 26 22 16 查看詳情
國際快遞 上海快遞 巴西 37 27 23 查看詳情
跨境鐵路 寧波鐵路 歐洲 37 27 23 查看詳情
多式聯運 香港快遞 南亞 30 27 26 查看詳情
友情鏈接: 雲當網 空運價格 物流新聞 國際空運 貨運銀行 NVOCC WCA IATA CATA CIFA GIFFA

微信公眾號

公眾號

新浪 CargoFee郵箱登錄 物通物流 飛去哪空運 貨運新聞
備案 備案號 : 粵ICP備14094028號-3
本網站作者權歸深圳市我的物流供應鏈有限公司所有